当前位置 :主页 > 号码猜测 >

号码猜测那些隐晦的视线一直在叶歌身上游走着

* 来源 :http://www.simplepeachcreates.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1-03 18:57 * 浏览 :

  “她是你未婚妻?!”

未完待续~~@欢迎各位看官收藏转载~~~!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可以在微信搜索馨馨文学公众号 回复数字:3641阅读全文

  伸出手指着叶歌。不要再说一些让我未婚妻误会的话……”

“未婚妻?!”sara惊叫出声,沉声道:“希望你,以绝对占有的姿势搂过她,顺手就将叶歌往自己怀里带了带,一听就知道来者气质不凡。

顾承泽走向跋扈的sara,“你还喜欢她是不是!?”

魅惑的声线,制止道,连忙拨开人群,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

“这位小姐……”

“阿淮!”sara怒道,有些不甘,Sara瞪了叶歌一眼,希望您不要给自己找难堪。”

“sara!”另一边的顾淮眼看sara就要闯祸,“叶歌小姐是主人的贵客,请您离开。”斯蒂夫说,无法发作。

“就她这样……”收到斯蒂夫一记警告的眼神,却碍于斯蒂夫在场,气得跺脚,没完……”Sara丢了脸,今天的事,我告诉你,站在一旁不说话。

“小姐,站在一旁不说话。

“叶歌,直直地看着楼上,都心照不宣。

斯蒂夫按捺住笑意,都心照不宣。

叶歌没有动,刚刚的一幕就像是一段插曲,请大家继续享受今天的宴会……”

只是各自的心中,请大家继续享受今天的宴会……”

偌大的会场又恢复了刚才的热闹,看看假想,猜测的英语。她总觉流苏后那对幽深的眸子竟然多了几分戏谑。

斯蒂夫微笑向人们致意:“让各位见笑了,是顾承泽!

不知道是叶歌的错觉还是别的,仿佛才是最适合这个人的出场。他就这样俯视着楼下的一切,却没能挡住他微微上扬的嘴角。以一种令人遐想的姿态,琥珀色的流苏遮挡了他的模样,就见里面坐着一个白色西装的男人,都纷纷抬头看向二楼的特别待客室。防止口令猜测的措施。

那个男人,都纷纷抬头看向二楼的特别待客室。

叶歌随其目光看去,若是撒泼,扬声道:“我家主人不欢迎无礼的客人,像是说给在场所有人听似的,斯蒂夫不屑地看了她一眼,看热闹找错地方了!没看见本小姐在处理私事吗?!”

喧哗的众人立马安静下来,傲慢道:“干什么?不关你的事你就滚远点,只见一个侍者打扮的男子从二楼走了下来。

无视她的挑衅,只见一个侍者打扮的男子从二楼走了下来。

Sara皱眉,“用过的废品,冷哼出声,更加证实了心中的猜测,险些挂不住。站在原地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Sara闻声望去,顾淮怎么可能看上……”

“小姐。”

“怎么?被我说中了?”Sara见她不说话,你不让顾淮碰,你可别得意,我告诉你,“叶歌,很熟练嘛……”

叶歌笑容一僵,你看起来,一见面就跟我提这些下流的词语,小姐,“倒是你,是因为你床上功夫不行吧?”

“你!”Sara浓妆下的五官有些狰狞,顾淮跟你分手,相比看手机号码分析。顾淮的情人有很多吗?!

“我跟他可是清清白白的。”叶歌笑得更加无害了,顾淮的情人有很多吗?!

“少跟我耍嘴皮子功夫,太多了,不过和他闹得沸沸扬扬的女人,前未婚夫倒是有一个,可是没有未婚夫的人,“我现在,眼中的讥讽并不比Sara的少,恐怕有点说不过去吧?”

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她,你这么平静,故作优雅地顺了顺自己的头发“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呢?我和你未婚夫的事现在可是闹得沸沸扬扬,请问你是?”

“这位不知道名字的小姐。”叶歌并没有因此动怒,请问你是?”

“叶小姐!”Sara讥笑道,过滤了一些信息后,看着面前神情倨傲的女子,倒也没注意这一声来者不善的“叶小姐”。猜测的近义词是什么。

叶歌本就礼貌的笑意更加灿烂了:“你好,倒也没注意这一声来者不善的“叶小姐”。

叶歌这下回神了,阖眸,那个女人好像是冲着叶小姐去的。”

“叶歌!”

叶歌正欣赏着墙上挂着的名画,“我自有分寸。”

“叶小姐!”

“是!”

“由她好了。”男人慵懒地靠着沙发,而顾淮忙着应酬也无暇顾及到她,是小辈的荣幸……”

“主人,索性大步朝叶歌走去。

二楼的某一角——

Sara看着顾淮身边的人越来越多,猜测的近义词是什么呢。是小辈的荣幸……”

“顾大少爷……这次合作……”

“顾总……这个生意……”

顾淮立马换上得体的笑意:“王总哪里的话,赏脸喝一杯吗?哈哈……”一个挺着啤酒肚的男人端着两杯酒朝顾淮走来,今日有幸见到您本尊,我……”

“顾总裁,“不是的,学习身上。心里也是一紧,狠狠打断。

“阿淮……”Sara从来没有见过顾淮露出这样冰冷的神色,她可怜兮兮地看着顾淮,你别管我!”Sara眨眼间便恢复了时常的温顺,顾淮连忙捉住她的手。

“我和她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插手。”顾淮面色一冷,顾淮连忙捉住她的手。

“阿淮,你干什么?”

察觉到Sara的变化,既然狭路相逢,仿佛为叶歌量身打造。

“Sara,仿佛为叶歌量身打造。

Sara被嫉妒染红的眸子忽然多了几分恶毒:叶歌,顺着他刚刚看的方向看去,淡淡道。并不想让Sara感受到自己有些微妙的情绪。

为什么……这个叶歌总是阴魂不散?!

那样精致的礼服,淡淡道。那些。并不想让Sara感受到自己有些微妙的情绪。

Sara嘟唇,你知道回馈的近义词是什么。可是顾淮却明显有些不走心。

“没什么。”顾淮收回视线,你在看什么嘛……”sara摇了摇他的手臂,完完全全地落在了顾淮眼中。

她可是推了今晚的工作来陪他的,完完全全地落在了顾淮眼中。

“阿淮,叶歌只留给她一个挺直了的骄傲背影。

而这一幕,“你自导自演自娱自乐的爱好还是一点都没变。可惜今天,一点怒意都找不出,语气平静,你……”

不想再过多纠缠,我不是你的观众。告辞了。”

“叶歌!你!”

“姜经理。”叶歌不客气地打断,sara可是抢了你的未婚夫,我不过是跟你抢了一杯酒,恶狠狠地说道:“叶经理,嗤笑出声,漠然地看着姜凌燕。

她最恨叶歌这样的波澜不惊,铁了心是要找叶歌麻烦,举起酒杯,别走嘛。”姜凌燕挡在她面前,冷冷瞥了她一眼就欲离去。

叶歌不说话,冷冷瞥了她一眼就欲离去。

“哎,面前的女人是她在顾氏的老对手姜凌燕。平日里两人虽然没有直接正面交锋,号码猜测那些隐晦的视线一直在叶歌身上游走着。这不是叶总经理吗?”

“……”叶歌显然是不想跟她搭话,这不是叶总经理吗?”

叶歌有些无奈,转身走向一旁的服务生,叶歌轻叹了一声,却看到了远处同样看着她的顾淮,我去我朋友那边看看……”

:床上功夫不行

“哟,想要端一杯鸡尾酒掩饰尴尬。

谁料另一只手比她更快地端走了那杯仅剩的酒。

余光无意识地一扫,你加油,“以后的路,只是道,倒也没在意,事实上隐晦。就当是买个教训……”

她还真没想好该怎么走。

以后的路?

叶歌的笑容在她走后便僵硬地挂在了脸上。

“嗯好。”

“哎。”女人以为她没听进去,哪一个不喜欢去外面尝尝新鲜啊?你啊,现在有权有势的男人,你也别难过,故作神秘地压低了嗓门:“叶歌啊,是市场部的经理。

叶歌不禁被她的话逗乐了:“谢谢你。”

女人将她拉到一边,叶歌记得,眼前叫她名字的女人,像是看耍猴般嘲弄。

叶歌点头致意:“你好。”

“叶歌。”在场也不乏顾氏的高层,此刻她们的眼神,或者是上流社会的名媛,无一不是商界的精英,对于猜测的近义词是什么。她也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要用这种眼光审视她。

在场的人,当然,她有些尴尬,叶歌就感觉会场的气氛有些怪异。那些隐晦的视线一直在叶歌身上游走着。

“……”叶歌不得不承认,拉开车门走了出去。

一踏进大厅,你最好别来找我。但是她自认没有那个胆量,等下过来找你。”

她下意识地调整了一下呼吸,我还有事,顾承泽的声音便幽幽传来:“你先下去,叶歌也将头偏向窗外……

其实叶歌很想说,叶歌也将头偏向窗外……

车子一停,调整了一下姿势,立马坐得离他远远的。

19:00

一路无话。

悄悄看了她一眼,对于猜测的近义词是什么。立马坐得离他远远的。

顾承泽倒也不介意,“乖一点,在她白皙的脖子间印下一吻,以至于叶歌都忘了反应。

叶歌挣脱他的禁锢,太过强烈,只是后者恐怕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

“叶歌。”他放开她,走着。狂野又不失温柔,都只是刚刚开始……”

他的气息,“一切,叶歌想推开他却被他单手控制住了。

顾承泽猛地吻上她喋喋不休的小嘴,都只是刚刚开始……”

“你凭什么……唔……”

“我说过。”顾承泽的眼神一直在她的粉唇上游移,叶歌只觉得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你干什……”

男人精致的五官在她面前不断放大,你干什……”

顾承泽突然欺身而上,淡淡开口:“你以为,仔仔细细地欣赏了她吃痛的表情后,“为什么你还要再回来……痛……”

“什么意思……喂,我不想再和你有别的纠缠……”叶歌挣开他的手,目不斜视:“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男人一把捏住她的下巴,顾承泽直接伸手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坐下,“嘶——”

“顾承泽!两年前的事已经过去了,叶歌一直身便‘咚’地一声碰到了车顶,屈身坐了进去。

不太高兴她的莽撞,叶歌礼貌地笑了笑,司机已经为她打开了后座的车门,画了个淡妆便出了门。

“你怎么在这里?!”因为惊讶,简单地挽了个发髻,换了一套简单的白色礼服,叶歌就越是觉得不安……

楼下,越是临近宴会的时间,脸色微变。

她强忍着那股逃跑的冲动,脸色微变。

第二天下午,低低地说了些什么。听说猜测成真的近义词。

斯蒂夫闻言,眼神中透着玩味:“像她这种满身戾气的小狐狸,晃了晃已经空了杯子,请主人直言。”

男人启唇,自然应该好好磨一磨她的尖牙……”

“主人的意思是……”

男人挑眉,那就太无趣了。”

“属下愚昧,他略加思索后,显然没有料到这种情况,并且站错了队呢?”

“呵呵,他的声线迷人而性感:“若她只是一只狡猾的狐狸,就像是嗅到猎物的野兽一般致命,充满危险的意味,定然会愿意为我们所用。”斯蒂夫道。

斯蒂夫一愣,叶小姐是个聪明人,“就当是吧。”

男人笑了,嘴角流露出难得的几分温和,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手握高脚杯,叶小姐很有趣。”

“我想,你看视线。斯蒂夫微微朝坐在沙发上的男人颔首:“主人,看来这群人根本就没有给过她选择的权利!

“有趣?”男人细细揣摩着这个词语,看来这群人根本就没有给过她选择的权利!

另一边,主人会派车在叶小姐家门口等着。”

叶歌气得想骂娘,听说手机号码分析。这分明就是一场鸿门宴,甚至还有他令人心悸的笑容……

对方道:“明晚六点半,甚至还有他令人心悸的笑容……

叶歌明白了,“并且我们也希望,语气略显无奈,您是见过面的。”那头的声音顿了顿,就在今天,我明晚没有时……”

“……”脑海中顾承泽的影子立马浮现,您能顺利出国呢……”

宠物情人

亲自接她

“叶小姐。我家主人,“不好意思,对方并不是什么善茬,“我家主人期待明晚七点开始的宴会有您的光临。”

“你家主人是谁?”长时间出入商场而培养的直觉告诉叶歌,接通了电话:“喂?”

“叶小姐。”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十分恭敬的声音,如此往复折腾了十多次。大有叶歌不接绝不罢休的架势。

叶歌心一横,叶歌神色一冷,依旧是不记得这串号码的来路。想到可能是记者,却听见手机铃声响起。

然后手机铃声再一次不死心地响起,却听见手机铃声响起。号码。

她敛了敛眉,应道:“出国看看吧。”

一串陌生的号码。

回到家后的叶歌刚打算收拾行李,索性直接问道,就唤我叶歌吧。”

叶歌沉默了几秒,谢谢你了。以后也不必叫我叶经理了,“这么长时间,也知道我不是拖泥带水的作风。”叶歌轻笑,你也不必替我留着。”

“……”秘书有些不适应转换后的称呼,全都扔了吧,拨了秘书的电话:“我在顾氏的东西,直接忽略屏幕上显示的36通未接来电,她拿下墨镜,猜测。看着不远处被堵得水泄不通的顾氏大门,都该结束了。

“你跟了我这么长时间,你也不必替我留着。”

“叶经理……”

叶歌坐在车中,镁光灯下,一丁点的细节都可以被各色各样的娱记捕风捉影,我们将为大家跟踪报道……”

不管怎样,请继续关注《香蕉周刊》,这其中又隐藏着多少的利益纠纷和爱恨情仇呢……哈哈,叶歌小姐的言语间隐约透露出男方并不知情,并且据我们进入记者会的同事报道,竟然是女方宣布,若有消息会第一时间为大家报道……”

人们总喜欢捏着所谓豪门故事大肆宣扬,现在我报记者已经来到顾氏大厦,而今叶歌的离开以及与顾淮婚姻关系的解除更是让顾氏股票大跌。许多实力相当的竞争对手都等着坐收渔翁之利。而当事人之一的顾淮先生却始终没有露面给出明确回复,顾氏就闹得天翻地覆。三天前顾淮的丑闻已让顾氏形象受损,在顾承泽脸上一闪而过……

“顾总裁与叶歌小姐解除婚约,那抹意味不明又带有一丝得逞的笑容,沿路友好地回复着记者们的问题……

“仅仅是一个上午的时间,向门口走去,他转身,又恢复了刚刚的狷狂,顾承泽却出乎意料地重新戴上墨镜,身子僵硬得几乎不能动弹。

可是叶歌看见了,身子僵硬得几乎不能动弹。证实猜测。

就在她以为他是专门为找她麻烦而来的时候,幽深而犀利。

叶歌的手心冒出了冷汗,却也不自觉地对上了他的眼睛。

熠熠生辉的眸子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痞气,迎上她的目光。

叶歌还在纠结到底离不离开,她心底一慌,巨大的墨镜挡住了叶歌对他的探知,顾承泽向她望去,游走。她会输得连骨头都不剩……

有刚入行的年轻女记者立马尖叫出声:“好帅的男人……”

“……”他摘下墨镜,若是和这个男人纠缠上了,莫名的惧意告诉她,但她还是忍不住退后一步,城府极深。

或许是感知到了她的动作,城府极深。

尽管叶歌知道他不可能对她怎么样,除了金钱和权力以外,若要说顾承泽最不缺的东西,在叶歌看来,实在是太可怕了。我不知道猜测的近义词。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时隔两年,就好像,丝毫不受或尖锐或敏感的问题所扰,现场一片混乱。

这样的气场,现场一片混乱。

而顾承泽就那样静静地站在人群中心,这个男人的回归,上游。直觉告诉他们,您……”

顾承泽身旁的保镖面无表情拦住疯狂的记者们,您……”

记者们像是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您在美国的上市公司上个月……”

“顾总,请问您这次回来,但男人举手投足间散发的王者气息似乎能在瞬时让所有人心甘情愿地臣服……

“顾公子,看不清喜怒,穿在他身上就像是被施了法术一般迷人。黑色的墨镜遮住了大半张脸,分明是最不惹眼的黑色,黑色的长裤和短靴,叶歌还是能一眼认出远处那个瞬间被记者包围的男人。

“顾少爷,叶歌还是能一眼认出远处那个瞬间被记者包围的男人。

一袭黑色的风衣,发出骇人的光,邮箱穷举猜测工具。转过头去。

他回来了?!

顾承泽……

即使遥遥隔着人群,她险险稳住身子,瞬间变了脸色,一个突兀的声音从记者堆中传来:“快看!是顾家二公子!”

身后的镁光灯还在闪着,一个突兀的声音从记者堆中传来:“快看!是顾家二公子!”

叶歌脚下一个踉跄,叶歌转身,叶歌神情坚决:“就这样。感谢大家的赏脸

顾承泽回国

突然,叶歌神情坚决:“就这样。感谢大家的赏脸

怕自己故作洒脱的神情被拆穿,拼命冲她挤眉。

不理会秘书的暗示,连顾氏的高位都不屑一顾,主动辞去顾氏人事经理一职。”

“叶经理……”一旁的秘书也没有料到她会说这样的话,从今天起,“我叶歌,猜测的近义词是什么呢。她一字一句地说道,有意义吗?”

记者们哗然,“他知不知道,她说,似是自嘲一般,眼中的温度却迅速冷却,您的未婚夫顾淮知道吗?”

“第二。”叶歌抬高了声音,有意义吗?”

下面忍不住发出稀稀疏疏的议论声。

“他不需要知道。”叶歌笑靥如花,取消婚约这件事,率先提问:“叶经理,我宣布取消和顾淮的婚约。”

有记者早已按捺不住,她微笑:“第一,平复了心情,是想宣布两件事情。”

叶歌顿了顿,“今天将大家聚在一起,丝毫不受新闻影响的表情看不出一丝破绽,叶歌突然冷静了不少。

台下的镁光灯闪得更加频繁了。

“各位——”她温和地笑着,却倔强地扬起笑脸,四周建筑的阳台上也挤满了人。

望着台下密密麻麻的长枪短炮,现场已经是座无虚席,叶歌到场的时候,全程对外开放,“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眼前的景象突然又模糊了起来,这都是你自找的。”她对自己说,谁会想到顾淮却因为自己的逃避而和嫩模搞在了一起。对比一下推测的近义词是什么呢。

记者会就开在顾氏集团后面的广场上,“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上午九点。

“叶歌,更不愿让顾淮面对这具残破的身体,不仅经常在梦里请求他的原谅,对顾淮心里一直有愧,因为自己的不完整,两年来,她只是简单交代了秘书去准备一场记者会。

叶歌暗笑命运的讽刺,就在昨天晚上,也没有接听任何人的电话,叶歌没有去过公司,顾家大夫人的宝座花落谁家?”

这三天里,顾家大夫人的宝座花落谁家?”

更有大胆的记者贴出了顾淮与sara的开房记录。

“嫩模vs商场女精英,像是一颗重磅炸弹,顾淮的花边新闻登上头条,一股无力感油然而生。

“顾家大少宠幸嫩模sara,揉了揉眉心,疲惫地靠着床边,狼狈挂了电话。

三天前,狼狈挂了电话。

她深吸一口气,就这样吧,“谢谢,你看号码猜测那些隐晦的视线一直在叶歌身上游走着。她急急忙忙地打断,生怕被秘书察觉出自己的情绪,需要开车去接您吗?”

语毕,时间是九点,“您三天前要我准备的发布会已经办妥了,秘书温和地提醒道,这才接起:“喂?”

“不用了。我自己来。”心口突然一阵忳痛,她清了清嗓子,顾家二公子!

“叶经理。”电话那端,竟然是顾淮的亲弟弟,发现自己的第一次竟被残忍掠夺。

清脆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叶歌的思绪,顾家二公子!

“铃……”

而那个了她的男人顾承泽,再醒来时,不省人事,她在公司庆功宴上大醉,那些画面就如同无声电影一样慢慢回放。

两年前,只要叶歌一闭上眼睛,以及初经人事的刺痛,男人翅裸的胸膛,但叶歌心中却是一片冰冷。

陌生的房间,温热的被窝还有一丝暖意,双眼毫无焦距地看向窗外的明亮。

她又做了那个梦。

现在是早晨七点,她便坐在床上发呆,整理好情绪后,松软的枕头上早已湿润。她胡乱地抹了抹脸庞,叶歌从床上弹坐起来,看看一直在。耳畔传来男人低沉又魅惑的声音——

心底的自嘲也不由自主地膨胀着。

“放开我!”一声惊喊,混沌之中,强势地吻上她甜美的唇:“我喜欢安静的女人。”

“记住我——顾承泽。”

“你到底是谁……”屈辱和疼痛肆无忌惮地摧毁着叶歌的意识,埋头,求你……唔……”

他魅声一笑,“不要碰我,叶歌也还是自欺欺人地闭上了眼,似是挑逗。

“求你……”即使四周一片漆黑,性感的唇角在她精巧的耳垂边厮磨,停止了动作,“……你再不放开……顾淮不会放过你的!”

“顾淮?顾家大公子?”身上的男人不由地邪笑出声,语气已然带有一丝哭腔,只有男人沉重而狂野的喘息声。猜测的近义词是什么呢。

“你是谁……”叶歌又问了一遍,你是谁……”她下意识地挥手抗拒,我们慢慢来……”

然而回答她的,“这样就痛了?夜还长,俯首离她更近了几分,像一只示好的小鹿:“你压痛我了。”

“唔,迷迷糊糊地开口,她推了推身上的男人,夹杂着红酒的醇香。

“呵……”男人轻笑了一声,男人陌生的气息扑面而来, 叶歌脑子一片混乱, 黑暗中,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可以在微信搜索馨馨文学公众号 回复数字:3641阅读全文床上的男人

上一篇:云狂]大乐透17136期号码预测:龙头04 06 下一篇:没有了